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原创]医疗队轶事 【原创文学】 她很惊讶武川人的抗病能力!

[原创]医疗队轶事 【原创文学】 她很惊讶武川人的抗病能力

时间:2020-02-19 00:57 来源:浙江东卓电缆有限公司 作者:健康 阅读:538次
















    一

    文革时,呼市市立医院为响应毛主席的“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组织了数个医疗队,赴农村巡回医疗。堂姐丽安也经常随同医疗队下乡,为农民看病。她很惊讶武川人的抗病能力,一次,当她们辗转到一个村子后,有个患了非常严重乳腺炎的妇女来求医。那次,她们医疗队下来后走的地方已经很多,看的病人太多,已经没什么药了,只好给了她几片止痛片应付。然而,这几片止痛片,竟然把这位妇女的乳腺炎给治好了。

    堂姐和我说起此事时,还是感到讶异:几片止痛片就可以治好乳腺炎,在真是匪夷所思的。

    一次,有一位新来的男医生和她们一起下乡。他发现医疗小分队的医生都不和老乡同住,而是回到公社去住。他就很革命很忿忿的说,党不是号召我们要和老乡同吃同住吗?为什么你们只同吃不同住呢?!

    医疗队的医生们都悄悄笑,不和他理论,也不解释。他就自己到村里老乡家去住了,以示他多么听党的话,和老乡同吃同住。

    第二天早上,这位和老乡同住的医生,早早地非常尴尬地回到医疗队驻地。他说,他一夜没睡。埋怨大家没告诉他这里的风俗。

    大家说,谁敢不让你听党的话啊!

    原来,那晚他留在村里,老乡把他领回家,让他独自住进一间屋子。屋里很黑,一盘炕,没灯。他脱衣上炕。忽然发现屋里还有人。他问了一声,那边应了一声,声音像是个女的。他借着月光仔细一看,原来炕的另一头一个裹着被子的年轻女子在睡着。

    夜已深,老乡都睡下了,黑灯瞎火的。这位男医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熬煎了一夜没睡。

    原来这里的风俗是,家里来了外来男人,是要女人来陪睡招待的。可见那里男人的地位有多高。

    这是堂姐亲口跟我讲的。我和堂姐分析猜测这个民俗:莫非是这里偏僻落后,老乡希望有外来人改善人种?

    这是50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可能不再这样了吧?

    二

    堂姐说,那年她们医疗队在伊盟鄂托克旗蹲点。一天晚上,突然有个男人风风火火地来找她,让过去瞧瞧他媳妇爱花,怀孕七个月头上早产。她一听就头大了,拿上手电就跟上往出走,爬坡上梁走很长一段路才到了。

    那家的窑洞是最为简陋的那种,窑洞的土壁被长年烟熏得黢黑。土炕南北盘着,锅灶设在门口。铁锅中烧着开水,嗤嗤地冒着水汽。灶台上墨水瓶做的油灯跳闪着豆大的光,她要借助灶口内熊熊的火焰,才勉强看得见窑洞里的景象。

    此时,产妇的娘正搂着产妇的腰,靠坐在盖卧垛旁。产妇虽一身疲惫,神志倒还清楚,甚至不忘礼貌,弱弱地打声招呼:“你坐。”

    她娘的眼巴巴地瞧着堂姐:“这咋办呀?”

    堂姐说:“为啥不让她躺下,这样多受罪?”

    “不能躺,坐月子就怕血晕呢。”

    堂姐站在灶口,怯怯地问道:“这是咋啦?大半夜的……”

    她娘的用更怯的语调说:“你看看就知道了,下来一只手……”说着,一把掀开盖在产妇两腿上的被单。

    堂姐凑近一看,胎儿的一截手臂露出母体外,软绵绵地耷拉着一动不动,颜色已经黑紫,看来早就不行了。

    “流血多不?”堂姐问。

    “还行,不算多,就是下不来让人熬煎的……” 她娘说。

    “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还是大人要紧。”

    “你看咋办就咋办,那娃早就不中了。”

    “咱这医疗队没条件,先用点消炎抗感染的药,不行我看还是抓紧送医院哇。”

    那个男人说,这里离公社三十里,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开手扶拖拉机就得多绕二十余里,有几处坡度太陡,半夜三更的怕闹不成。

    堂姐突然想到《中草药偏方验方手册》里有个偏方,这个偏方可以让死胎尽早脱离母体。于是她从药箱找出那本书,翻到“死胎不下”栏目。手册给出的偏方是:巴豆、大黄、二丑、芒硝各五分,将这四种中药研末后用酒调和,贴在三阴交穴位处。寥寥几句,再无其它解释。堂姐想,大不了不顶事,试试看!

    于是堂姐一阵风般地赶回了前村。掏钥匙、开门、点灯、拉抽屉、戥药、研磨、过箩、兑酒调和,不一会儿就完成了全部工序。

    敷完药后,约莫过了15分钟的光景,就有动静了,炕上传来产妇屏住气力发出的嗯嗯啊啊的声音,逐步由弱渐强,分不清是呻吟还是嘶喊。

    就这样努了差不多两三分钟,突然听得“砰”的一声,什么东西砸到了炕席上。跟着就是家人的欢呼:“下来啦!”

    堂姐腾地跳起过去查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胎儿面部朝下地趴在离产妇两三尺远的位置,后面拖着脐带,再后面是胎盘。三位一体、干净利落,并无多少血污的痕迹。产妇长长地舒了口气,眼睛闭着,浑身再没有一点气力。

    中医药简直太神奇了,堂姐感到自己有一种巫医施魔法的感觉。她事后细细地想,大概是这些作用下泄的药物敷设,造成了子宫平滑肌的剧烈收缩,再加上又是经产妇,产道畅通没有大的阻力,才达到一气呵成的效果。

    随后堂姐收拾起药匣子准备离去,告诉她娘收拾炕席的事儿,她就不管了。除了那个产妇,他们全家都跪在地上给堂姐磕了三个响头。

    三

    那时,6·26医疗队贯彻伟大领袖“西医是要学习中医的”的指示,下乡为农民看病主要以中草药为主。院党委也强令西医大夫必须学习中草药知识,当时不仅在医院建起了百草园,种了许多草药,而且还组织西医大夫们停诊上山采草药。那时派到医院来的工宣队副队长老吴也被编进了医疗队,一边抓政治思想工作,一边也跟着大家学习中草药知识。可惜他学得不精,有点粗枝大叶,虽然也认识了些草药,但并没有十分地把握那些草药的形态特征。

    吴队长知道虎杖又叫“活血龙”,是一味可以“活血”的好药。一次他回老家探望老娘,就用他学到的草药知识为他娘上山去采集活血龙。遗憾的是他采回家的不是虎杖,而是有毒的博落廻。那可是一种罂粟科的剧毒草药,可用来毒杀粪缸里的蛆。其实博落廻与虎杖的形态差别相当大,不知他怎么会搞混。他把采回家的博落廻当成活血龙煎成汤给他娘吃了,几个小时后他娘就被药死了。当老吴回到医院时,手臂上戴着黑纱,但人们没有看出他有什么悲哀或者内疚的样子--或许他想到的是伟大领袖的教导“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所以看上去仍是很坚强的。

    堂姐说,如果老吴同志不被派来她们医院当工宣队长,那他就不会和医院的大夫一起学中草药,也就不会发生把自己的亲娘毒死的悲剧了。








(责任编辑:神话传说)

推荐内容
  • 魅族宣布:魅族视频客户端将加入广告
  • 华为将在印度制造智能手机 一个月内宣布计划
  • 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利润增长仍倚重硬件业务
  • 三星推通信设备,后院起火的华为还能安心做手机么?
  • 小狗电器教你如何有效去除灰尘?你需要一台这样的吸尘器……
  • 应用驱动,云领未来——以新IT技术推动数字化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