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原创]刘鑫之恶,涉嫌构成伪证罪和包庇罪 【猫眼看人】 网络上的动静有点儿大了!

[原创]刘鑫之恶,涉嫌构成伪证罪和包庇罪 【猫眼看人】 网络上的动静有点儿大了

时间:2020-02-19 01:22 来源:浙江东卓电缆有限公司 作者:栏目推荐 阅读:157次
    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害案,由于@界面 播出的由@王志安 主持的访谈节目,再次引起公众关注,网络上的动静有点儿大了,连@人民日报 官博都出面发文,定性为“道德事件”。有网友对此评论说:“这种不是由官府主导的群体共识必须打压!不然官府便会被民众所压制!所以必然……”,联想到炸馆事件全民抵制美国,钓鱼岛事件全民抵制日本,萨德事件全民抗议韩国,网友的这种评论观点看来并非全无道理。

    如果在江歌案中,刘鑫的所为仅仅停留在道德范畴,全民声讨当然应该更为慎重。但事实上,刘鑫所为显然已经击穿道德的底线,涉嫌构成伪证罪和包庇罪。在我看来,如果刘鑫在12月即将开庭的审判过程中,面对控辩双方律师的交叉盘问,如果依然坚持那套谎言,日本法庭的主审法官当庭以“伪证罪”和“包庇罪”将刘鑫当庭羁押,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由于该案尚未开庭,案卷证据材料以及涉案人均负有保密义务,唯一的知情人刘鑫的言论,可信度极低,但公众可以依据已知的客观事实,判断出更为合乎正常逻辑,更为合理的案发经过。

    众所周知,即使是法庭审判,证据体系中的证人证言,是可信度最低的证据,必须经过控辩双方的当庭交叉盘问,根据日本法律,如果证人的虚假证词在实质上造成了对警方侦查案件的阻碍,以及定罪准确性的干扰,追究该证人的伪证罪和包庇罪,就是顺理成章的法律程序了。

    回到江歌案,按照时间顺序,让我们梳理一下已经获得证实的客观事实:

    1、案发当日(2016年11月2日)下午3时许,嫌疑人陈世峰在江歌住所门前骚扰,试图和刘鑫复合,屋内的刘鑫没有开门,而是用微信联系江歌返回。江歌回到门前,和陈世峰发生语言交流。

    2、下午5时许,江歌和刘鑫出门,陈世峰尾随,中途江歌和刘鑫分手,陈世峰一直跟随刘鑫到了后者打工的店铺门口。

    3、晚上23时许,刘鑫担心陈世峰继续骚扰,要求江歌陪同一起返回住所。

    4、晚上24时许,江歌和刘鑫回到住所。

    5、24时03分,江歌在住所门外被害,刘鑫在屋内没有出门,用电话报警(注:该住所的日本房东大妈也同时报警)。

    6、日本警方到达案发现场,江歌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刘鑫被警方带回警署询问,没有确定怀疑对象,或者嫌疑人。日本媒体报道疑似抢劫杀人,中国驻日本大使馆要求日本警方尽快破案。

    7、二天后,11月4日,被害人江歌的母亲到达日本,声称怀疑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随即遭到刘鑫的强烈驳斥,并表示如果再发表这种不负责任的猜测,刘鑫就停止协助日本警方破案。

    8、五天后,11月7日,日本警方以恐吓威胁的理由逮捕了陈世峰,对陈世峰与江歌案之间是否有联系展开了调查,警方通过对陈世峰的衣物进行了DNA检验,发现衣物上的DNA残留与江歌一致。案发后22天,11月24日,日本警方正式以“杀人罪”对陈世峰执行逮捕。

    9、该案将于12月11日,将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公开审判。据江歌母亲的代理律师日本大江洋平法律事务所的大江洋平律师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此案的凶器至今没有找到,陈世峰向警方辩称刀具是江歌随身携带。

    以上即为江歌案的全部经过,我们可以从中获得一个准确的判断:刘鑫在案发后没有及时向日本警方提供犯罪嫌疑人的准确线索,甚至没有向日本警方提出怀疑对象。理由如下:1、二天后到达日本的江歌母亲公开表示怀疑刘鑫的前男友,遭到刘鑫强烈驳斥;2、日本警方没有在第一时间接触陈世峰,或者询问,或者监视,或者调查。

    刘鑫对此的解释是,案发当时没有看到凶手,也没有听到凶手的声音,也没有想到过陈世峰具有行凶的可能性。

    现在,问题开始清晰了起来,集中到了这样一个焦点:

    刘鑫的上述理由是否成立?换言之,刘鑫的说法是真实的吗?

    刘鑫解释上述理由的原因是:因为刘鑫需要先用厕所,所以和江歌分开了先走一步进入住所。

    如果刘鑫的这些辩解是真实的,那么,就出现的许多不合常理之处:

    1、刘鑫在案发当晚的稍早请求江歌结伴同行,是出于对陈世峰骚扰的恐惧,到达住所前究竟在什么地方开始分手先行一步的?分开的距离有多远?如果刘鑫的说法是成立的,那么,这个分开的距离必须远到江歌在后面遇袭呼救,刘鑫都无法听到的距离。可能吗?在城市空间里,听到的距离,比看到的距离更远。

    2、如果刘鑫进入住所后,江歌才遭到陈世峰的袭击,鉴于袭击的具体地点就在门外的走廊上,很显然,刘鑫和江歌的前后分开距离并不远,那么,陈世峰在开始袭击江歌之前,必然需要跟随江歌,以及前面的刘鑫上楼梯(注:室外露天钢制楼梯),刘鑫在进门前,同时江歌在上楼梯的时候,就必然察觉到楼梯下面有人尾随。刘鑫和江歌二人由于下午遭到过陈世峰的骚扰,具有足够的警觉性,不可能粗心大意到被人尾随上楼都毫无察觉。

    ​

    案发现场住所临街外观环境

    ​

    3、陈世峰和江歌,在当天下午发生过争执之前,素无交往,陈世峰的骚扰对象,或者要求复合的对象,是前女友刘鑫,无论陈世峰是尾随江刘二人,或是蹲守,都没有理由放过走在前面的刘鑫,而单独拦截走在后面的江歌。

    4、江歌的住所楼梯,是室外露天钢制楼梯,周围没有可隐藏的暗角,如果陈世峰是在案发当晚早早蹲守在附近,等待江刘二人回来,走在前面的刘鑫必然能够看到陈世峰。

    5、根据日本警方的验尸报告,江歌身上的十多处致命刀伤,均处于身体右侧,陈世峰不是左撇子,能够造成这种刀伤的原因只有一种:陈世峰从江歌身后采取拉扯或者扼颈的方式,同时右手持刀刺杀。说明江歌在遭到陈世峰的袭击时,试图跑回门内逃生,由于房门被刘鑫关闭,江歌被陈世峰从身后追上刺杀。

    6、江歌在门前遭到陈世峰的拦截时,必然发生过争执。江歌在遭到陈世峰刺杀时,曾经大声呼救,而且用的是日语。刘鑫在门内不可能听不到具体内容。原因在于,当天下午陈世峰和江歌在门前走廊上发生争执时,刘鑫在屋内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连一楼的日本房东大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说的不是日文”。

    上述理由,足以证明刘鑫的“没看见,没听见,没想到”完全就是虚构。

    刘鑫在案发后,向日本警方隐瞒了嫌疑人或者怀疑对象陈世峰的线索,造成的后果就是,日本警方没有在案发后的第一时间接触陈世峰,或者询问,或者调查,或者监视,或者逮捕,以至于陈世峰有足够的时间销毁作案工具和证据。

    即将在下月开庭的法庭审判,由于该案目前为止没有目击者,没有行凶刀具,陈世峰的辩护律师必然以此作为辩护重点,没有作案工具,即意味着没有直接证据,仅凭陈世峰衣物上的DNA残留,以及陈世峰曾经在案发现场附近逗留的监控视频,主控检察官恐怕难以排除其他未知因素,更难以说服陪审团成员做出罪名成立的一致意见。

    造成这些困难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刘鑫的涉嫌伪证,从而在客观上包庇了杀人嫌疑人陈世峰。

    值得庆幸的是,日本的法庭审理程序极为完善,作为证人的刘鑫,在庭审过程中必将受到主控检察官以及辩护律师的反复交叉盘问,如果刘鑫在法庭上还是坚持之前的这套说辞,恐怕就得先考虑好后果了。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的是,刘鑫被律师们问到精神崩溃,甚至被主审法官裁决以“伪证罪”和“包庇罪”当庭收押,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相信以控辩双方的专业能力,不会超过十个问题,刘鑫就得大脑一片空白。

    江歌案,我更为相信的案情经过,就是:

    案发当晚,陈世峰在江歌住所楼下蹲守,看到江刘二人后上前再次纠缠,并尾随江刘二人上楼,到达门前,江歌单独阻拦陈世峰,刘鑫进入室内并且反锁房门,陈世峰绝望之下丧心病狂的迁怒于江歌,开始拔刀威胁,江歌见状试图逃回室内,不料房门被刘鑫反锁,江歌随即用日语呼救(真是讽刺,江歌的呼救对象竟然是日本邻居),此时陈世峰从江歌身后控制江歌并开始行凶,陈世峰随即逃离现场,刘鑫在日本警方到达现场后,以及在警署的调查询问过程中,隐瞒了对陈世峰的怀疑,并未向警方透露任何陈世峰的个人信息。

    至于刘鑫声称房门被江歌的身体阻挡,无法推开,更是荒唐:即使是体力稍弱的女人,也许无法抱举起一个五六十公斤的人体,但是必定能够推动,或者拉动该人体,尤其是门扇这种能够充分用上力量的推动物体。有兴趣的网友可以自行做个试验:门扇前放置二百斤的沙袋,推推看,门扇必定能够轻易的被推开。

    结语:江歌案将在12月11日,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公开审判,届时所有案件审理内容必将公布于众,无论是陈世峰的辩解,还是刘鑫的证词,必然会在庭审过程中得到盘问证实,对于刘鑫而言,这是一场考验,而刘鑫之前的陈述,真实性必然会获得证实。

    如果刘鑫之前的陈述属于谎言,并且刘鑫在法庭上继续坚持这些谎言,那么刘鑫就需要考虑好必须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了。

    呵呵。

(责任编辑:欢乐中国)

推荐内容
  • 全面屏手机战国时代开启 360手机N6稍胜风骚
  • 全国政协常委呼吁设国家阅读节 百度大数据分析学生群体阅读现状
  • LG首次向华为提供OLED智能手机显示屏
  • 用友3.0战略加速落地 用友优普聚焦发力中型企业互联网化
  • 亚马逊中国或进军海运市场
  • BeanVR VRMR创新项目入选深圳市2016年专项创客项目